自然是女人的,纵然俗不可耐,此刻却为公主

Published by: 0

  自然是女人的,纵然俗不可耐,此刻却为公主
  两人正好站在我前面,拉着扶手,因为身高的关系,他时不时弓着腰低下头去听女人说话,还时不时地对着女人那头毛乱的头发亲吻,这样40,50岁的年纪,会是男人在城市打工,接新婚的妻子过来一起游玩?抑或两人抛家弃子重新寻的真爱?抑或是两个暗恋已久的人终于拨开云雾见得真心?。
  

每个工作日的清晨,我都会急急地赶乘3号线换9号线去上班。地铁里总是挤满了拿着手机的年轻人。有打游戏追剧的,有刷新闻聊天的,也有一两个像我一样呆傻地只是站着,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车很快到达延安西路站,只有下车没有上车的。看到候在车外一个高个子男人伸着脖子朝里面张望。在门灯开始闪烁时,拉着一个女人一起上来。两人正好站在我前面,拉着扶手。刚开始男人望着女人,说几站就到了。女人嘟囔一句便将头整个靠向男人,男人则腾出一只手将她搂住,并温柔地在她头发上亲吻了一下。我不禁仔细打量起他们。男人45岁的样子,黑瘦有些驼背,穿着一件泛旧的灰蓝外套。女人大约40岁,粗壮短矮的身材,大红色的靴子上是绛红色的打底裤,配着绛红色的短裙,套着大红色的棉袄。我注意到男人手上还拧着一个大红色的女士挎包,自然是女人的。女人黝黑粗糙的脸上戴着细细不相称的耳环,稀少的长发用漏出橡筋的发绳扎着。胖乎粗糙的无名指上戴着一个硕大的过于黄闪的镂空戒指。在她对着男人一仰一笑中,一颗铅皮包裹的门牙异常清楚。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其实他们上车的时候就是引人注目的。因为他们的打扮与周围的上班人士与这个时髦的城市是如此的格格不入。男人依旧深情地搂着女人。因为身高的关系,他时不时弓着腰低下头去听女人说话,还时不时地对着女人那头毛乱的头发亲吻。女人则一脸幸福地蹭着男人撒娇,要么就是仰起头露出铅皮牙对着男人傻笑。周围的人都不自觉地挪开,深怕别人在看这对男女的时候看到他们。

我像许多人一样开始想象他们的关系。这样40,50岁的年纪,会是男人在城市打工,接新婚的妻子过来一起游玩?抑或两人抛家弃子重新寻的真爱?抑或是两个暗恋已久的人终于拨开云雾见得真心?。。。。。。。猜不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正处于热恋。

我想他们眼中是没有其他人的,甚至没有这个城市。两人说话时都深情地望着对方,没有一丝空余的目光去打量周围时髦的人士,时髦的城市。他们像是单独从外空降临的两个人,只是过来坐这一趟车。

即使她俗不可耐,在他却是公主。

抱歉,在这狭窄的车厢里我窥视了你们的爱情。

下一站便是宜山路。我悄悄地挪到另一个门下车

  两人正好站在我前面,拉着扶手,女人嘟囔一句便将头整个靠向男人,男人则腾出一只手将她搂住,并温柔地在她头发上亲吻了一下,因为身高的关系,他时不时弓着腰低下头去听女人说话,还时不时地对着女人那头毛乱的头发亲吻,

下一站便是宜山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