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蜕变成权钱色交易,羞提党员现象

Published by: 0

  已蜕变成权钱色交易,羞提党员现象
  为实现梦想,孜孜以求,不弃不馁,经受住了严峻甚至生死考验,以自己能成为一名党员感到自豪,听说新任乡长是县委组织部来的,便到乡政府求此君,党的组织原则一旦被金钱亵渎,党员标准就要扭曲变形;党员发展工作一旦跟裙带发生关系,公平公正就要被无情践踏;潜规则一旦化作潜意识,就会深藏在百姓心中,成为谈资,传播速度不言而喻,崇高的荣誉就会变味、变质、发臭。
  

据报道,湖北某市一个镇政府的8名党员干部为出入境方便,隐瞒党员身份,将政治面貌填为“非党员”,把工作单位填成“个体户”或“无业”,旅游费在镇财政报销。
  

这种“羞提党员”现象,并非绝无仅有。有的大学生党员毕业参加应聘,羞说自己是党员;有的公务员党员,在社会需要其做表率、冲上去时,不敢亮出党员身份,灰溜溜地“向后转”、“靠边站”……
  

中国共产党党员是先进分子,入党必须符合党员标准,履行党员义务,而且要按照发展计划选拔确定积极分子,经过长期培养和考察,广泛征求意见,严格履行组织程序。
  

曾几何时,有多少人把入党作为终生奋斗目标。为实现梦想,孜孜以求,不弃不馁,经受住了严峻甚至生死考验,以自己能成为一名党员感到自豪。
  

时下,一些人却羞提党员身份,其原因当然很多。若换个视角,聚焦于某些地方党员发展层面,不难发现“带病入党”问题。
  

当腐败无孔不入时,一切皆能成为商品,入党也不能幸免,有些地方的党员发展工作,已蜕变成权钱色交易。
  

请看某地发生的几件事——
  

某小学开展捐助活动,同学们少则五元,多则十元。有两个学生各捐一千元,引来关注和热议。也许是童言无忌,人们从俩孩子对话中发现了“奥妙”:“你家真有钱,你爸是大款吧?”“不,我爸是警察,他上路扣了两辆车,给我罚了一千元钱。”“你爸是大款吗?”“不是,我爸是县委组织部的,他发展个党员,人家给了一千元钱。”
  

农村一小学女教师想入党,未能如愿。听说新任乡长是县委组织部来的,便到乡政府求此君。女教师的美色打动了乡长,不久,有人发现,“组织关心”开始在林荫道上徜徉,“组织怀抱”经常在玉米地里敞开,“组织考验”悄悄在女教师家炕上和乡长床上蠕动……人情一把聚,有来必有去,女教师终于如愿以偿。
  

上级给某单位一个党员发展指标,领导组织党员为某发展对象投票时特别强调:每人画完票后,将票扣在座位前桌子上,离开会常座位是统一安排的,总共十几个党员,谁坐哪儿一清二楚,谁反对一目了然,虽然党员大都不同意,但没人敢画X,党员的权力就这样被“强奸”了。
  

权能生钱,权能换色;色胆包天,贻害无边。党的组织原则一旦被金钱亵渎,党员标准就要扭曲变形;党员发展工作一旦跟裙带发生关系,公平公正就要被无情践踏;潜规则一旦化作潜意识,就会深藏在百姓心中,成为谈资,传播速度不言而喻,崇高的荣誉就会变味、变质、发臭。
  

这样发展的党员肯定有“病”,宗旨意识、责任意识、服务意识淡漠,甚至以权谋私,结党营私,贪赃枉法,胡作非为,败坏党的声誉,玷污党员名誉,破坏党组织的公信力。
  

原本就丑陋的东西也许还没那么让人恶心,倘若披上所谓组织外衣,那才真正让人作呕,一些人“羞提”就自在情理之中了。
  

世上有许多事情并非靠数量取胜,人数和先进也不完全成正比,阳光普照之下也有阴暗角落。
  

不能否认,我们这个天空闪耀着时代的光芒,但我们不能用光芒掩饰阴暗,霓虹灯下也有污垢。在色彩斑斓的世界里,用手遮住耀眼的光芒,更能看清一些事情的本来面目。
  

对党旗下的污垢不要过于敏感,党旗能用鲜血染红,也能被痈疮玷污。严把入口关卡,防止带病入党,清除害群之马,保持队伍纯洁,羞提党员现象才能逐渐淡出人们视线。

  为实现梦想,孜孜以求,不弃不馁,经受住了严峻甚至生死考验,以自己能成为一名党员感到自豪,听说新任乡长是县委组织部来的,便到乡政府求此君,党的组织原则一旦被金钱亵渎,党员标准就要扭曲变形;党员发展工作一旦跟裙带发生关系,公平公正就要被无情践踏;潜规则一旦化作潜意识,就会深藏在百姓心中,成为谈资,传播速度不言而喻,崇高的荣誉就会变味、变质、发臭,

当腐败无孔不入时,一切皆能成为商品,入党也不能幸免,有些地方的党员发展工作,已蜕变成权钱色交易,女教师的美色打动了乡长,不久,有人发现,“组织关心”开始在林荫道上徜徉,“组织怀抱”经常在玉米地里敞开,“组织考验”悄悄在女教师家炕上和乡长床上蠕动……人情一把聚,有来必有去,女教师终于如愿以偿,党的组织原则一旦被金钱亵渎,党员标准就要扭曲变形;党员发展工作一旦跟裙带发生关系,公平公正就要被无情践踏;潜规则一旦化作潜意识,就会深藏在百姓心中,成为谈资,传播速度不言而喻,崇高的荣誉就会变味、变质、发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