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干脆果断地嫁给他,爱的红包雨

Published by: 0

  就干脆果断地嫁给他,爱的红包雨
  一一点开,每个都是1元,仿佛专为她而发,群里那帮人如同摆设般,难道他嘱咐过他们,但第一年大学寒假她晚上去超市买东西,程强突然冒出来把她拉到黑暗的小胡同表白他的爱慕,他梳着偏分头,染着黄头发,吊而郎当的滑稽样,如此一个社会渣滓简直是辱没她,她悄悄地买了栋房写上了两人的名字。
  

新年伊始,丝雨清晨斜躺床上浏览微信,发现莫名其妙地被拉入了群,可幸的是没有闲言碎语骚扰,正思忖着欲删去,才发现名为“一路丝雨”的人发了个红包,而且已达8小时无人点开,红包的诱惑和好奇让丝雨轻点开,元,不是戏弄人吗?还起了个她的名字并加上“一路”两字,正要愤愤地退出,又送出一个红包,丝雨又点开,还是元,丝雨欲出恶言,又一个红包过来:“新年快乐”的红包变成道歉红包,丝雨点开,元,丝雨转愤为喜,正猜思,一行字出现:

“你好!新年快乐1

“你好!谢谢你的红包。”

“我的名字中有一半你,不用客气。”

“你是不是很会运作感情?”面对如此坦然直率的表白,丝雨莫名地脸红了一下问。

“感情是自然的流露,怎么能用‘运作’两字。”

丝雨沉了默,她向来不喜欢和自以为是的人争长短,放下手机忙其它。晚上9点收拾停当后,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拿手机浏览好友动态,一路丝雨的红包耀眼地闪动着,上面赫然是“思念”两字,数数共10个,刚好从上午谈话到这次上线的10个小时。一一点开,每个都是1元,仿佛专为她而发,群里那帮人如同摆设般,难道他嘱咐过他们。被爱的温情铺张而来,猜度着到底是谁如此用心,生活中丝毫感觉不到,亦还是情感游戏的一种巧安排。但无论怎样,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慕冒着泡泡,自从暗恋过一位有妇之夫后,体会到了爱的万般滋味,从此紧闭爱门,再不敢轻易开启,如此奇妙的追求法让丝雨既新鲜又刺激,正不知如何言谢。微信可爱的小圆脸闪动,两只眼睛笑意盈盈,让丝雨心驰神动,原来他加了她的个人微信。

“能聊聊吗?”

“发那么多红包你很有钱吧?”

“再忙也有发红包的几秒钟。”

“群里的人为什么不点红包?”

“他们对红包过敏,你爱我以后发私包。”

“钱多救济些贫生也行。”

丝雨边打出几个字边笑着想,看你能坚持几天,与此同时查看他的信息,想从中捕捉些他的个人信息,但除了和她同一区域外一片空白。她正思忖着,对方又打出几行字。

“我猜想你是粉面桃花似的圆脸,爱披肩,爱穿宽松的大气的衣服。”

“你到底是谁?我们认识?“

“要明白爱人感觉的精准度,这是我心中的爱人形象。”

“我让你失望了。”

“失望伴随着希望。晚安1

此后的每个清晨有个“思念”红包,元,晚上是“晚安”的红包,元,丝雨慢慢习惯享受了这些红包。转眼情人节到了,丝雨隐隐期待着什么,果然,“情人节快乐”的红包在清晨送达,竟是999元,然后是几行字。

“希望让你买到天长地久的玫瑰和爱情。”

玫瑰能买,真爱能买吗?但钱数让她有感承受不住了,没有回驳他地回了1600元的红包,并送上“希望你1000次66顺。”

“返回我给你发的所有红包数目呀?今天没人陪吗?我陪你如何?”

仅仅一个无聊玩玩感情之人,丝雨懒得搭理了,恰好老同学珍珍的信息飞来。

“下班后我绕道接你一块儿消磨情人节如何?”

“可以。我等你。”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虽然落寞,还好有同性友谊在今天饱满。丝雨刚坐上珍珍的车,她便接个电话说:

“朋友举行个单身聚会,我们凑热闹去。”

调剂一下循规蹈矩的生活也好。丝雨和珍珍欣赏前往,在KTV包间里已坐几个同龄人。丝雨虽然不认识,但随后的那张熟悉的面孔让她吃了一惊。程强是她高中的同学,不务正习,多次给她写情书,她恼羞烦躁,把此事告诉了母亲,母亲为此专门找了班主任,班主任不仅狠训了他一顿,还告知了他的父母,他从此消停了。但第一年大学寒假她晚上去超市买东西,程强突然冒出来把她拉到黑暗的小胡同表白他的爱慕,他梳着偏分头,染着黄头发,吊而郎当的滑稽样,如此一个社会渣滓简直是辱没她。她一声不吭地不理他就走,他竟胆大包天地强制要搂抱。所幸邻居大妈路过,她才有幸逃脱,而现在他西装革履,一副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形象。丝雨窘在那里口干舌燥,不知所从,他扫视所有人一圈后把目光定格丝雨脸上笑眯眯地说:

“我来迟了?这不是老同学丝雨吗?”

丝雨尴尬地笑着不回应,借故小声告诉珍珍一声趁程强和其他人打招呼逃了出来。

外面已是夜华闪烁,那晚程强非礼的举动让她至今心有余辜,而今同他近在咫尺,一股恐惧让她急忙奔向路上的出租车后才长舒口气。如今或许他已领略过无数女人的风情,早以不屑她和在意尘年往事了。想到此丝雨有所释怀,漫不经心地打开手机,一路丝雨又送来一个999元的红包,还有娇艳欲滴的玫瑰。

“玫瑰  不是随便送人的。”

“哈哈……”

真是!总不能无缘无故接收不明来路人的殷勤,鹰爪抓过来可就坐以待毙了。她马上回了一个999元的红包,这时从外回来的父亲对母亲说:

“谁放我家门口50朵玫瑰。”

“不是丝雨有男朋友了吧?”

“会吗?她要是知道早等着而且拿回屋了。”

丝雨一跃而起跑出,这才看到被父亲拿进屋的香气怡人的玫瑰。

“还是放回原地,免得搞错被人嘲弄。”

丝雨拿起放回门外回屋后心的寂空漫浮上来,自己是该有男朋友了,总不能孤单到老吧?可心中模糊的爱人形象在哪儿呢?无聊地百度“玫瑰”两字,看到50朵玫瑰含有无怨无悔之意,是谁对谁如此深情,如果是自己该多么幸福将情愿飞蝶扑玫瑰,哪怕刺骨刺魂。

一路丝雨的红包又来了。

“请接受我的诚意。”

丝雨踌躇地点开,这回是99元,她没有理由驳回人家的心意,反正没有睡意,想谈心的欲望让她摁动着字母。

“从事什么工作?”

“个体经商。”

“怪不得如此‘奢侈’,不停地送红包,生意定在红河运里吧?”

“借你美言。”

“你对友经常乱送红包吗?”

“我钱财堆积如山没地方放?喜欢才这么大方,而你又拒之千里。”

“不认识怎敢收受如此大礼。”

“其实我一直,你这些年的生活一直在我的关注中。红包专为你留是我对他们特别的叮嘱。”

丝雨的心翻江倒海着,她怎么会忘记高中时他一直默默地关注的眼神。她是该给他机会。

这天丝雨下班如往常一样蹭同事的车,程强从路旁的黑车上下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正面结触,丝雨有点紧张。

“上车吗?”

看着他小心翼翼比她还紧张的样子,忍不装噗哧”一声笑了。两个人都一下子轻松,久别重逢的上的情感氛围弥漫开来。

“你相信我了吧?”

他的红包仍持续着,而且数目越来越大,丝雨一点点累积着,她想等他给够丰厚的嫁妆,就干脆果断地嫁给他,而程强没有让她失望。她悄悄地买了栋房写上了两人的名字。

幸福悄无声息地来了,给爱的人整个春暖花开,姹紫  嫣红。

  ”

丝雨沉了默,她向来不喜欢和自以为是的人争长短,放下手机忙其它,

“下班后我绕道接你一块儿消磨情人节如何?”

“可以,

一路丝雨的红包又来了,”

“不认识怎敢收受如此大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