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时候参加武斗,我亲历的一个少女失踪案:胡老三之死

Published by: 0

  文革时候参加武斗,我亲历的一个少女失踪案:胡老三之死
  宝鸡桥梁厂是从沈阳桥梁厂迁到宝鸡的三线厂,几乎都是东北人,取暖方式也是东北的,我们家就砌了火墙,老胡家因为是在一楼,就挖坑砌了一座大炕,第二天下午,胡老三的尸体在丁字路口边上陈家村的一口井里被发现。
  我们家住宝鸡桥梁厂家属区十一号楼二单元二楼的时候,楼下的邻居姓胡,胡家爸爸叫胡振德,文革时候参加武斗,一条腿被打断,留下后遗症,走路一瘸一拐,我们私底下喊他“胡瘸子”。胡瘸子的老伴叫什么秀珍,像一个袖珍人,黑瘦黑瘦的。胡家有五个女儿,老大胡桂兰比我哥大一岁,五七年的。老三胡什么比我大一岁,六二年的,属虎。老胡家五个闺女里,老大朴实,老二憨蛮,老三看起来眉清目秀,老四老五,我已经没有印象了。
老胡家保留着东北人砌大炕的传统,家里砌了一座大炕,冬天时候生火取暖。宝鸡桥梁厂是从沈阳桥梁厂迁到宝鸡的三线厂,几乎都是东北人,取暖方式也是东北的,我们家就砌了火墙。老胡家因为是在一楼,就挖坑砌了一座大炕。他们家属于开放式的,谁都可以去,去了上炕,坐在炕上天南海北瞎聊。我那时还小,只有听的份。有时候也会躲在被子里,睡着了被大人叫醒来,上楼回家。
周末——那时候我们厂周三休息,厂里会放映露天电影,虽然就是那几部国产片和几部越南的真枪真炮,朝鲜的又哭又闹,阿尔巴尼亚的莫名其妙,那毕竟是唯一的娱乐活动,我们还会兴高采烈去看。我小时候没有电视,收音机都是奢侈品。
我们厂有两个放露天电影的地方,一个是我们十一号楼隔壁小学校的操场,一个是厂子大门南面的灯光球场,胡老三神秘失踪并且死亡的那场电影就是在灯光球场放映的。
胡桂兰带我和胡老三看完电影之后回家,中间要经过一个丁字路口,初夏一直到中秋,那里的路灯下都会聚一些我们厂子里的大人孩子,打牌、下棋、玩闹,当然,也会有一些附近村子里的农民摆些水果卖。我们经过那里的时候,一群人围住一个卖苹果的农民,胡桂兰本来是牵着我和胡老三的,过去凑热闹松了一下手,眨眼时间,胡老三就没了。
那晚,我们跑遍家属区所有认识的人家,都没有找到胡老三。第二天下午,胡老三的尸体在丁字路口边上陈家村的一口井里被发现。
1985年暑假,学院要求我们去做社会实践,我拿着学生证和介绍信去了厂里,被安排在三车间跟一师傅开剪板机,还差点把师傅的手指头给剪掉。某天中午,三车间外面的天车轨道上掉下来一位姓贺的工人,掉下来就摔死了,据说是在上面睡觉掉下来的。
后来,我听到过一种传言说,贺就是当年害死胡老三的凶手,他的死是畏罪自杀。

姚言
  @姚小远

好文!

大顶!

学习!

  胡瘸子的老伴叫什么秀珍,像一个袖珍人,黑瘦黑瘦的,我那时还小,只有听的份,
周末——那时候我们厂周三休息,厂里会放映露天电影,虽然就是那几部国产片和几部越南的真枪真炮,朝鲜的又哭又闹,阿尔巴尼亚的莫名其妙,那毕竟是唯一的娱乐活动,我们还会兴高采烈去看,某天中午,三车间外面的天车轨道上掉下来一位姓贺的工人,掉下来就摔死了,据说是在上面睡觉掉下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