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花色好看,鸡鸣啾啾三月里

Published by: 0

  我的花色好看,鸡鸣啾啾三月里
  耳朵里全是唧唧啾啾,生命的最初始萌动的声音汇聚成流动的韵律,

小鸡毛茸茸很是可爱,亲戚的孩子来了非要去了,我只得再去买,

那个女孩到没有很悲戚的神色。
  

春日的三月总是给人无限的期待。
  

三岁小妹非要我给她买小鸡。看着她粉嘟嘟的脸蛋,藕段一样的胳膊腿,就想到破壳出雏鸡,茸茸柔柔。邻家说,县城礼堂前面全是买小鸡的。并且,千叮咛万嘱咐,要去买,一定买疯婆娘的。我很是疑惑,邻家说,别人为了卖好价钱,都喂了雏鸡兴奋剂,这样显得激灵。疯婆娘有点傻,自然不会用药。而且,她把小鸡都涂上了红红黄黄的颜色,很是受到小孩子的喜爱。
  

到鸟市还早,礼堂前面鸡贩子们,一字排开,有摆箩筐的,有提篮子的,有搬纸箱的。耳朵里全是唧唧啾啾,生命的最初始萌动的声音汇聚成流动的韵律。疯婆娘大概五十多岁,蜷缩在墙角,衣服上大片油污,呆滞的眼神,一动不动瞅着小鸡。好长时间,小鸡跌倒起不来了,她才动动手,眼里显出一丝的活泛气。她的小鸡的确很鲜艳,很抢眼,一团红,一窝黄,一簇黑,叽叽喳喳。有人前来买,别的贩子都是说十一块钱三只,唯独疯婆娘的十元三只。有人看上了旁人的小鸡,宁愿多出一块钱,主家会说,你看,疯婆娘的小鸡还涂着色,孩子一定喜欢。来的人就说,同行是冤家,没见过你这种人,抬举别人,贬贱自己。我挑了三只,给了她十块钱。她像是没有一点反应。
  

疯婆娘收摊了。又有人来买小鸡,这些摊贩们和刚才判若两人,他们挣着揽生意,我的小鸡激灵,我的小鸡纯种,我的花色好看。熙熙攘攘,这才成了真正的生意尝逐力常
  

到家门口,邻家听见小鸡的叫声,说,你瞧着色道多鲜气。我不禁问,疯婆娘的小鸡没有卖完的时候,摊贩们都劝顾客买疯婆娘的,疯婆娘买完了他们才开始做生意。这是怎么回事?
  

邻家说,那是个疯婆娘以前很正常,是城西刘庄的。卖小鸡几十年了,年轻时不能养活生育,在大街上、垃圾堆里捡了三四个孩子残疾孩子,当做亲骨肉养着。四十多有了一个小丫头。生活才有起色,孩子三岁时,丈夫在外地打工没了,受了刺激,变得疯疯癫癫,一会清楚,一会糊涂。她也不嫁不招婿,就靠孵小鸡挣钱养孩子。大伙看他可怜,有了生意都让给她。
  

原来是这样,我想起疯婆娘空空的眼神,他一定是想他的男人和他的孩子。
  

小鸡毛茸茸很是可爱,亲戚的孩子来了非要去了,我只得再去买。
  

还是早早去了。还是一溜排开的摊贩们,却少了那个疯婆娘。换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没了平日里的高声谈笑,空气很是沉闷。我也觉出了异样,俯下身子去问,那个疯婆娘呢?死了,半个月前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车祸,没了。那是她的女儿,
  

那个女孩到没有很悲戚的神色。两条大辫子垂到腰间,明亮的大眼睛一会拨拉这只小鸡,一会给旁边的人说话。
  

依然是这样,有人买小鸡,别人的还是十一块,小姑年的是十块钱。不到半个小时,小鸡快买光了了。我走上前,掏了十块钱,买下最后的三只。给,小女孩找回五块钱说,别人挑剩下,五块就行了。我问,家里小鸡还多吗?她说,明天卖一趟就空圈了。
  

那你以后……你想你妈妈吗?……我想起了疯婆娘和她一起生活的捡来的孩子们。
  

话已出口,觉得恐怕会揭开她的旧伤,是自己太残忍了,心里一阵愧意。她很平静的说,我妈活的太苦了,走了就能在那边享福了。几个姐姐都成家了,我还和他们在一起住,学校免了我书费、住宿费,还给补助。我还继续读书。
  

笼子里的小鸡唧唧鸣叫,我沉重的心好像又轻松起来。我远远望去,草色如绿色的薄雾,轻轻撩拨着松软的土地,星点杂碎的的野花,一朵,两朵,或鹅黄,或浅红,或最粉嫩。一丝或是一阵小风吹来,带着泥土的土腥气合着淡淡花香,使人熏染欲醉了。

  邻家说,县城礼堂前面全是买小鸡的,又有人来买小鸡,这些摊贩们和刚才判若两人,他们挣着揽生意,我的小鸡激灵,我的小鸡纯种,我的花色好看,我也觉出了异样,俯下身子去问,那个疯婆娘呢?死了,半个月前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车祸,没了,

依然是这样,有人买小鸡,别人的还是十一块,小姑年的是十块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