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恶人的专宠,奇书散文 夜半无人私语时(一)

Published by: 0

  

因而恶人的专宠,奇书散文 夜半无人私语时(一)
  

还是“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都伤感哀怨地托出了二个字“爱情”,美女们只是生不逢时,不幸做了男权审美和皇权社会最直接的受害者。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宝元年七月七日夜半时分,唐玄宗和杨贵妃在长生殿山盟海誓:在天上愿做比翼齐飞的比翼鸟,在地上愿为枝干相接的连理枝,永永世世作恩爱夫妻……
  

距今1269年前,某个飞花落叶的秋夜。
  

风轻絮飘,月明星稀,木鱼叩叩,香烟袅袅,风流倜傥的李隆基和姿态万方的扬玉环,不经意间,就谱歆了一曲千古绝唱。
  

遥想当晚,万簌俱寂,淡香锁鼻,雕梁画栋,红尘无语。
  

一对脱去了圣衣的男女,就那么相对跪拜,眼睛望着眼睛,心灵扣着心灵,也许还有激动感概的泪花盈盈,跨越千年,一直走进了璀璨的永恒,该是何等的瑰丽雄奇?
  

无论“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还是“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抑或“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都伤感哀怨地托出了二个字“爱情”。
  

于是,一个大气而艳丽的李隆基,卓然再现。
  

纵观李之前后,浩瀚中国数千年,美女可都是作为祸水而载世的。
  

例如夏•妹喜——倾宫裂帛;商•妲己——酒池肉林;又例如周•褒姒——烽火戏诸侯;晋•骊姬——夜哭太子;三国•貂蝉——英雄难过美人关。
  

而明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和清未•垂帘听政的慈禧,却确实是误人误国的狐狸精。还可举出许许多多……
  

这些因为其对象,都是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丑恶者,而被无情打入“以色惑主,危贻江山。”的美女们,其实,大多数是不幸和无辜的。
  
因而恶人的专宠,奇书散文 夜半无人私语时(一)
  

历史,从来就不掩饰罪孽和饶恕恶人!
  

历史,也从来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
  

因而恶人的专宠,也统统给披上了青面镣牙,血盆大口。其时,她们大多是美妙无比,精美绝伦和聪明能干的。美女们只是生不逢时,不幸做了男权审美和皇权社会最直接的受害者。
  

如此数来,上下五千年,能把帝王对女性的佔有和玩弄,提到“爱情”层面上来的。似乎就一部《长恨歌》悬世,就一个李隆基弄潮了。
  

这是歌诗的成功还是历史的审判与终结?也许兼而有之。
  

作为帝王,在位44年的李隆基,革新吏治,武功显赫,兵制改革,恢复北、西疆域和检田括户繁荣经济,一手创建了开元盛世,功不可没。
  

可同样是这个李隆基,在国运昌隆之时,任用谗臣家奴,夺儿媳宠贵妃,好大喜功,连战边疆再乱,一手促成了祸国殃民的安史之乱……
  

正所谓:英雄何必一身纯粹?从来千秋功罪分明!
  

作为唐玄宗,这个男人注定毁誉兼半,在历史上佔有一席之位;而作为李隆基,这个男人却被平仄音歆,袖舞唇香,载入了千年记忆。

  

一对脱去了圣衣的男女,就那么相对跪拜,眼睛望着眼睛,心灵扣着心灵,也许还有激动感概的泪花盈盈,跨越千年,一直走进了璀璨的永恒,该是何等的瑰丽雄奇?,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的美女们,其实,大多数是不幸和无辜的,

正所谓:英雄何必一身纯粹?从来千秋功罪分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