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放晴了,雪中心情

Published by: 0

  
天渐放晴了,雪中心情
  二十多岁时,懵懵懂懂地闯进了社会,从不知忧愁是何物,在嘻嘻哈哈中不知虚度了多少青春年华;三十多岁时,渐渐懂得了社会的冷暖、生活的艰辛,便在为梦想和希望追逐着脚步;如今,那颗心已不再年轻,云淡风清的日子已让自已少了许多追求和执着,站在雪中,这一份宁静和期待便突兀在白色中,久久不能放下,


  我在雪中行,宛如在白色的世界里漫步,看雪儿身姿,听雪儿旖旎,仿佛把自己融在了雪里,此刻的心情好高、好远……
雪花飞舞,我的心却在落雪中荡漾,人到中年,一种淡寞在心中漫延,随着岁月的流逝积淀的很深很深,早已没有了“意气风发,激扬文字”的少年情怀,也没有了“且放白鹿青崖间”的洒脱,更没有了“将儿呼出换美酒,与君同消万古愁”的激情,那种淡寞让自已变得深沉、悠远,仿佛生活是一剂苦药,喝到后来只剩下麻木。二十多岁时,懵懵懂懂地闯进了社会,从不知忧愁是何物,在嘻嘻哈哈中不知虚度了多少青春年华;三十多岁时,渐渐懂得了社会的冷暖、生活的艰辛,便在为梦想和希望追逐着脚步;如今,那颗心已不再年轻,云淡风清的日子已让自已少了许多追求和执着。这种回忆在雪中变得如此的清晰,一任雪花塞满身体,心中却因回忆而变得湿漉。
雪慢慢小起来,放眼处,地上、树上、车上、房屋上一片洁白,“看银妆素裹,分外妖娆”,那种意境如此广阔、无垠、纯洁,带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心情瞬间变得美妙起来。侄女在边上玩着雪,兴趣盎然,突然她问我:“伯伯,雪为什么是白色的?”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我蒙住了,缺乏自然知识的我竞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侄女又自顾自去玩雪了,让我从窘境中慢慢解脱出来。是啊,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呢?世界上是不是所有的雪是白色的呢?我只知道每一个人心中都存在着一份洁白,不希望被污染,不希望被剥夺,那是属于自已的净土,因为我们都期望这个世界是纯洁的,希望获得无暇的亲情、真挚的友情还有神圣的爱情……。站在雪中,这一份宁静和期待便突兀在白色中,久久不能放下。
天渐放晴了,我的心情也好象明亮起来,我好想让自已与雪白的世界融为一体,堆一个雪人,打一场雪仗,仰或点一支烟看雪儿慢慢融化……,几十年的时光匆匆过去,岁月让我们学会成熟的同时把纯真和童趣抛得一干二净,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为生活四处奔波,却又被生活折磨着慢慢老去。好想回到童年,好想那一段充满欢笑和幻想的时光,即使是一个梦,也希望能留住得长久一些。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一年又是一年,雪花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不变的却是永恒的情怀。

  二十多岁时,懵懵懂懂地闯进了社会,从不知忧愁是何物,在嘻嘻哈哈中不知虚度了多少青春年华;三十多岁时,渐渐懂得了社会的冷暖、生活的艰辛,便在为梦想和希望追逐着脚步;如今,那颗心已不再年轻,云淡风清的日子已让自已少了许多追求和执着,这种回忆在雪中变得如此的清晰,一任雪花塞满身体,心中却因回忆而变得湿漉,站在雪中,这一份宁静和期待便突兀在白色中,久久不能放下,”一年又是一年,雪花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不变的却是永恒的情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