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听说,悟

我只是听说,我们每一次的重逢和离别如同三生石上滴落的指尖血,千里暗香拂过,铭刻着你我的尘劫,霎那,大雄宝殿内拈花一笑宝相庄严的佛祖已然念在心间,我果断止步于照壁的背面,尽管上边有我欣赏的墨宝“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脑海中满满的全是她忙碌的身影,她的微笑以及对我、对家的付出,进而联想到自己,竟然因为一点小事和她引起的摩擦。

挥指暗数十年路,伤春怨别!

寒轻粉落眉卷烦,轻轻唤,日日唤,夜魅愁生半卷帘,春烟嫩客流画楼,半目帘卷催愖矁,暮晚烟,掩清寒,挥指暗数十年路,有几度,卿云初,落字娉婷著述狂,兑随俗拥簇谁醒,沧澜斑华云水间,天阔无处觅箫声,挥指暗数十年路,有几度,卿云初,落字娉婷著述狂,易春成拥春纵横,兑随俗拥簇谁醒,沧澜斑华云水间,天阔无处觅箫声。